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乡村鬼故事 > 怨婴 > 详细内容

怨婴
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74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1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365zhuiju.com 收集整理

“哎!好无聊啊!”齐胜翻着已经被他看了无数遍的小说叹了口气。

自打前天高考完以后,他就一直无所事事,每天就是看看小说玩玩电脑,还没过上两天,就已经是腻烦无比。

哎!看来放假的日子也不好过啊!齐胜想。

正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。

“喂,那位?”齐胜懒洋洋地问到。

“死齐子,赶紧出来!我和大懒杨、条子在你家楼下等着呢!”一阵喳喳声搞得齐胜有些头痛。

说话的是齐胜打小就认识的“哥们”小雯,一个女生,却没人把她当女生,打小就和男孩子缠在一块,光看那打扮,说她是男生也有人信。

齐胜慢吞吞地下了楼,那三个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,看见齐胜下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拉起他就往后山走。

“哎哎!你们这是干嘛去?”齐胜有些无奈,这还把我当活物么?

小雯边走边说:“听说后山有片大树林,夏天那里凉快得很呢!咱们就去那里玩玩。”

说着,她还举了举手里的袋子,“看看,我这还带了不少西瓜呢!”

齐胜这才发现小雯手里拿了一个大大的塑料袋,里面依稀可以看见水嫩嫩的西瓜影子。

去就去吧!总比待在家里头强。齐胜想着,一摇一摆地跟着三人上了山。

“快看!那是什么?”眼尖的条子指着一个早已经废弃的果园说道。

“不就是个破果园子么?”大懒杨说道,又瞟了一眼,“哎!还真有两个篮子哎!条子,走!过去看看。”

他拉着条子就往前走。

条子和他走到篮子身边看了看,两个人突然都不动弹了。

“怎么了你们两个?见鬼——啊!”小雯走过去,话还没说完,就尖叫起来。

齐胜一惊,忙走过去一看。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那两个篮子,一个装着满篮子已经腐烂的苹果,另一个则装着一个死去的婴儿,一大截脐带都漏在了外面。

“条子,你手里拿着什么?”齐胜忽然发现条子手里握着一块血红色的玉,惊问道。

“啊——”条子手一抖,把那块玉扔到了旁边的草丛里。

“我以为那是个弃婴,谁想到——”条子吓得脸都白了,他本以为那是个弃婴,看见婴儿脖子上有一块玉,便取了下来,结果才发现了那半截脐带。

“走走走!”齐胜最先缓过神来,拉起条子就往外走。

就在这时,突然传来砰地一声,齐胜转头看着被踢翻的篮子,对大懒杨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大懒杨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四人上了山后,因为这件事情,心中惊恐,反而没了什么兴致。

他们匆匆吃完西瓜就下山了。

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,刚上山的事情让大家都没了兴致,只是谁也没注意到,在他们走后,后山突然开始起了一大片乌云……

入夜,齐胜躺在床上,久久难以入睡。

突然,一阵哭声传来,齐胜突然想起今晚那个弃婴,心里一片恐慌。

他用被子蒙了蒙头,一阵阵冷汗浸湿了被子,他却不敢打开半分,因为在他蒙上被子之前,他隐约地看到了一节脐带,像极了那个弃婴的脐带。

夜晚,就那么过去了……

第二天天还没亮,小雯就打来了电话,“齐胜,你赶紧过来!条子他们这里出事了!”

齐胜一惊,赶忙穿好衣服往条子家赶去。

出了门,他才发现天空一片愁云淡淡,那种感觉让人感到无比压抑。

齐胜皱皱眉,刚到条子家门口,就听到一阵哭闹声。

他心里一紧,连敲门的声音都颤了起来。

进了门,齐胜才发现大懒杨也在,只不过他和条子都坐在沙发的角落里,嘴里不停地喊着:“鬼,鬼,鬼!”看样子似乎有些癫狂了。

小雯见他进来,有些担忧地望了望他,没有说话。

两家大人也是一脸忧愁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齐胜没有告诉他们昨天那个弃婴的事,只说昨天和他们一起去后山玩了一会,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。

整整一天,他都没有离开条子家,但他的心似乎也和窗外的乌云一样凝固了。

第三天,条子大懒杨的病似乎更严重了,窗外也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齐胜看着条子和大懒杨被抬上了车送往医院,叹了口气,一筹莫展。

一种巨大的压力使他想砸东西,为什么条子和大懒杨会突然发狂呢?

难道……他抬头看着天空那种诡异的黑色,不禁犹豫起来。

想了半天,齐胜决然地拿起雨伞,向后山走去。

也许,在那里,能发现什么吧!

由于下雨的缘故,整条路已经变得泥泞不堪。

齐胜抬抬头,似乎果园的黑雾更重了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迈步进了果园。

那两个篮子还在,雨水打在篮子边缘一动一动地,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篮而出。

齐胜深吸一口气,缓缓揭开了篮子。里面什么也没有,婴儿呢?

齐胜一惊,婴儿不在了。

一阵寒风吹过,想起那天晚上见到的婴儿脐带,他不禁一哆嗦。

这时,他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土坟。

这甚至不能说是一个坟,只能说是一个坑。

由于这怪异的大雨,坑里的土已经被冲刷掉,婴儿的部分躯体暴露了出来。

齐胜走了过去,望见被冲刷出来的婴儿脸,那婴儿闭着眼睛,好似睡着了一般。

他缓缓地跪在了婴儿面前,喃喃说道:放过我们吧!我们不是有意的。”

说完,他便凝视着那个婴儿。

突然,四周黑云弥漫,婴儿的啼哭声逐渐大了起来。

而土中的那个死婴,双眼霍地睁开了。

他挣扎着要从土里爬出来,向着齐胜的方向,哭喊着爬了过来……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们?”齐胜大喊道。

他回想着前两天发生的事,后悔万分,要是那天他不下来的话,他们几个就不会上山,不会碰见这个死婴,条子他们就不会有事,谁叫条子拿那个孩子的玉佩……

对了,玉佩呢?

齐胜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发疯地扑向了一片草坪,疯狂地找了起来。

终于,齐胜找到了那块玉,通体的红色,带来丝丝凉意。

他猝然转过身去,望向那片坟,那婴儿似乎害怕这玉一般,返身往回逃去。

齐胜深吸一口气,走过去把玉挂回到了婴儿的脖子上,然后微笑着对婴儿说:“乖,回去吧!回你应该去的地方。”

婴儿突然不动了,空洞的双目望着齐胜。

齐胜也望着他,时间突然凝固了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齐胜醒了过来。

他躺在那个果园里,阳光刺得他有些眼疼,刚才怎么了,那场雨和死婴,都是真的么?

他摸了摸身上,没有湿的地方,似乎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般,只是那个坟还盖在那,证明着梦的真实性。

他弹弹身上的土,往家里走去。

条子和大懒杨就出了院,医生们都很纳闷,昨天还闹腾地死去活来的,今天怎么突然就好了呢?

只有齐胜知道那是怎么回事。

他推开了家里的窗户,知了仍然在卖命地叫喊着,天空依旧是晴空万里,热气蒸的万物仿佛都有了生气,而那场怪异的雨,也似乎从未来过……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